丝瓜视频无限观看下载

顾若熙上了车,开着车,就往家里赶。

路上,一直忍着头脑昏眩,总算撑到家里,她赶紧奔入家门。

繁花盛开的花店,充斥着浓郁的花香。

哥哥见她回来,笑着迎出来,“若熙妹妹,回来了!”哥哥向顾若熙身后看了一眼,“小王子呢?没有和妹妹一起回来吗?还有陆少,也没来吗?”

顾若阳很喜欢一家人在一起的开心。

顾若熙的脸色很不好,顾若阳担忧起来,“若熙妹妹,怎么了?是不是病了?”

“妈呢?席子皓呢?”顾若熙紧张问。

“妈在厨房,席子皓……张也吧,他也去厨房了。”

顾若熙赶紧奔去厨房,就看到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,不知在和席子皓聊着什么,俩人都笑得很开心。

他们见顾若熙一把将厨房的门推开,都怔怔地看着顾若熙差到极点的脸色。

“怎么了?若熙?病了?”杨舒容赶紧擦手,过来。

顾若熙却躲开妈妈,瞪着靠在厨房窗口择菜的席子皓,“出来!”

学姐的寂寞天台私房

席子皓看了一眼顾若熙清凉如水的目光,笑着擦了擦手,“阿姨,要自己忙了。”

“本来就是客人,出去等着开饭吧。”杨舒容笑着说,看了一眼顾若熙苍白到吓人的脸色,想要问顾若熙一声,顾若熙已转身率先出去。

席子皓随后跟着出去,还将厨房的门关上。

顾若熙一路上楼,回了自己的房间,席子皓随后进来,将门带上。

“赶紧从我家里消失!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家人面前!”顾若熙大声说。

“阿姨很喜欢我,主动留我吃饭,总不能拂了老人的热情!”席子皓一脸的无辜,琥珀色的眸子,亦正亦邪地看着顾若熙,眼底流露出来一抹寒意。

顾若熙扶住头,脑子现在很昏,好似随时都会倒下去。

“曼蒂姐,不要生气,阿姨看到就不好了。呵呵……”席子皓笑着,抬起手就要帮顾若熙将头上一丝乱发整理好。

顾若熙冷冷避开,怨怒地瞪着席子皓,如果现在有一把刀,她会毫不留情地刺向席子皓。

“想要的,已经得到了,算我求求了,不要再来打扰我的家人!”

“曼蒂姐,这个游戏,才刚刚开始,我还没有尽兴,这么快就放手,太扫兴了。”

“还想怎么进行下去!”顾若熙喊了起来,干涩的目光,无力地瞪着席子皓。

“我受了十多年的折磨,也恨了他十多年。”席子皓的眉心慢慢皱起来,淡色的眸光渐渐汇成一抹寒芒。

他抚摸着自己受伤的手臂,虽然伤口已经大部分愈合,但这份疼痛,他誓必加倍偿还给陆羿辰。

“我也要他,尝一尝那种滋味。”他冰冷的声音,骤然如霜般刺骨。

顾若熙忍不住吃惊,脊背凉的透骨。

“如果这一次,他还能出来,我就得考虑考虑,下一步怎么做了。”他逼近顾若熙一步,带着两分悲悯的目光,惋惜地摇摇头。

“爱一个人,就要为对方付出一切,包括生命。出卖了他,背叛了他,我倒是想看看,他接下来会怎么做。如果他还能原谅,这个游戏就更有意思了。”

顾若熙迷茫地摇着头,“我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!”

她的脑子彻底乱糟糟一片,这些天发生的一切,真的快要将她逼疯了。

她已经不能清楚的知道,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什么,接下来要做什么,要怎么面对其后还要发生的事。

一颗心,到底要强大到什么程度,才能淡然去面对所有的一切?

“曼蒂姐,听说前几天险些遭遇挟持,听说是席初云救了。我现在很好奇,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。真的只是救命恩人那么简单?”

席子皓睨着顾若熙,就好像生怕顾若熙有丁点欺骗似的。

“我不知道!不要问我!不要问我了!不要问我了!”她乱乱地摇着头,抱住疼痛欲裂的头。

头发里,被阿秀砸的那个伤口,还没有完全愈合,时常会隐隐作痛。

“曼蒂姐,现在需要休息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席子皓转身推门出去。

顾若熙大口喘息着,缓解身体上的疲惫,头脑的混沌。等反映过来,还没跟席子皓说清楚,即便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席子皓,至少要想办法让他收手。

可追出去,席子皓已经走了。

顾若熙赶紧席子皓打电话,响了半天,席子皓才接听。

“我才走,宝贝就想我了。”席子皓调侃地笑着,轻浮的口气,就像个纨绔的公子哥。

顾若熙酝酿了一下情绪,软着声音哀求,“算我求了……收手吧,塔丽已经回去了,想要的女人,已经回到的身边,为什么就不能收手?的报复,得不到任何好处,何必再继续下去!”

“放手?好幼稚!”席子皓嗤笑一声。

电话,他挂断了。

顾若熙闭上眼,靠在楼梯口的位置,浑身彻底没有丝毫力气。

“若熙啊,怎么回事?的脸色怎么这么差,是不是生病了。”杨舒容担忧地探了一下顾若熙的额头。

这才发现,顾若熙的额头凉的吓人。

“若熙啊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?的身上,怎么这么冷。”

田丁丁手里拿着手机,忽然在楼上叫了一声。

杨舒容吓了一跳,赶紧上楼,“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?快点回屋躺着,怎么又出来了。”

杨舒容跟田丁丁操碎了心,田丁丁根本就不老实,医生有让她在床上多躺几天,不然很容易导致流产,田丁丁偏偏不听,总楼上楼下的跑。

“妈!陆少出事了,都上新闻了!说怀疑他杀人,被警察给抓了!”田丁丁不住指着手机上的新闻给杨舒容看。

“妈看,上面还说,是陆少的前妻举报,说陆少逼死家里的佣人,警察还在家里发现佣人染满血的衣服。”

田丁丁说着,忽然恍悟,目光怔怔地看向楼下,呆愣的顾若熙,“陆少的前妻,不就是曼蒂姐……”

杨舒容也瞬时脸色泛白,赶紧下楼,“若熙!到底怎么回事,他怎么会被警察抓了?又怎么是举报的?什么杀人?快点说话啊若熙!”

顾若熙没有一点反应,也不说话。

“怎么能做这种事!们不是都要复婚了吗?他到底是小王子的爸爸,怎么能举报他这种事!都上了新闻了,警察就是做实了,他以后都要在监牢里度过了……”

杨舒容说着,眼眶里就浮现了泪水,“们不是很好吗?怎么忽然又出了这么大的事……小王子怎么办……孩子知道自己的父亲杀人,小王子日后怎么办……”

“糊涂啊若熙!他就是真的做了什么,也不能举报他啊!们还是一家人啊!”

顾若熙依旧沉默无言。

看来新闻也是席子皓动的手脚了,不然陆羿辰绝对不会让这样的消息上新闻。

席子皓如此赶尽杀绝,真的只是想让陆羿辰在监狱里?

丽莎从门外进来,一眼就看到在一片娇艳的繁花中,安静站在楼梯口,脸色煞白如纸的顾若熙。

“若熙,我有话跟说。”

丽莎拽着顾若熙就上楼,大波浪卷发在身后轻轻拂动,酒红色的颜色,艳丽妖冶又性感迷人。

顾若熙的眼睛有点花,若不是被丽莎姐一路拽着,她想自己会直接跌倒,再也起不来。

“若熙,是不是有什么苦衷?怎么会举报小辰辰杀人?”

顾若熙不说话,她不知道怎么说,她怕自己说的每一句话,席子皓都知道。

“现在证据确凿,新闻都上了,他这一次在劫难逃了!而且又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举报,这一次,他真的毁了!”丽莎姐见顾若熙不说话,抓着她的肩膀,用力摇了摇。

“若熙!到底怎么想的!”

顾若熙抬头,空洞的目光望着丽莎,张张嘴,却没发出声音来。

她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一切已经发生了!

“若熙!是不是有什么苦衷?是不是席子皓胁迫?我刚才进来的时候,有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,好像就是席子皓。”

顾若熙赶紧对丽莎做个噤声的动作,对她摇摇头,示意她不要说了。

丽莎蹙起柳眉,目光困惑地睨着顾若熙,渐渐有些明白过来,眼眸瞬时瞪大。

丽莎用口型问顾若熙,“被监视了?”

顾若熙闭上眼,没有说话,却是默认了。

“是谁?”丽莎继续用口型比划。

顾若熙摇摇头,她真的不知道,席子皓到底将那个监控设备安装在了哪里,她几乎找遍了自己的全身,什么都没有找到。

也想过那个设备会不会安装在手机上,可将手机远离自己,她的动向,还是掌控的席子皓的手中。

看来那个手脚,还是动在她的身上。

如果那个东西,还一直找不到,她就只能去医院了。

顾若熙起身,她不能休息,小王子还在大宅子里,必须尽快回去陪他。

丽莎见顾若熙神色慌张,也赶紧跟着顾若熙出门。